回到頁首
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:::
   
page banner
首頁 行動者們 浮游藝術共創工作室
:::

「聚光,讓自小而大的光芒,帶來溫暖的力量,照耀每一個人的生活。」

2021 年起,從臺藝大所在的板橋浮洲出發,透過表演藝術開啟對話,以重視「親身體驗、同理感受」為創作方向,藉由深入聆聽,發現人與地方之間的互動關係,看見浮洲的未來願景。

團隊近年以《1030 星球》浮洲定目劇開發、《浮游共生計畫》、《周遊浮光》等行動,運用劇場、街區演出、策展、體驗課程設計等形式,串連「對地方有興趣的藝術創作者」以及「浮洲青年」,共創對於城市與居住的想像,期待凝聚有共同想望的社群,進而形塑出浮洲的重要價值與特色、屬於浮洲的文化精神,一起朝浮洲故事島邁進。

聽見地方|你家附近一定也有的鄰居,浮洲店家都認識的「她」
2024/06/07

聽見地方|你家附近一定也有的鄰居,浮洲店家都認識的「她」

聽見地方|你家附近一定也有的鄰居,浮洲店家都認識的「她」

2024.04.28 / 與月美阿姨 浮洲正處於新舊轉變的過程,而在老社區鄰里間,彼此的關係相當緊密。 舉例來說,轉角這間店的老闆,可能是對面馬路那間店的親戚; 下課時,孩子可以寄放在誰家的店裡,又或者是,街角的不起眼的椅子,卻是居民聯繫關係、彼此招呼的重要地點。 我們生活中常見的鄰居,都可能是地方的小小人物,默默在自己的職位上,帶動著周邊的互動關係。 今天來介紹,有一位在夜晚走訪浮洲鄰里、許多店家都認識的:月美阿姨。 如果把浮洲想像成一個人體,那麼月美阿姨大概就是擔任血液的角色,在這個早寐的城鎮,每晚過了八、九點後,多數店家紛紛打烊收工,為一天的生活畫上休止符,而以資源回收為業的月美阿姨,便會在此時獨自一人推著推車,挨家挨戶地為浮洲代謝掉早已鞠躬盡瘁的物資。原本出生於梨山某個農家的阿姨,在八七水災時,狂風暴雨將年幼的她與原生家庭吹散,而她也隨著收養家庭來到台北生活。從台北市內輾轉搬遷到浮洲後,她挑戰了各式各樣不同的行業,直到家庭變故,才開始了整理回收的工作。如今,未婚未嫁、膝下無子女的月美阿姨,獨自一人生活著。 有一次,我們在街上進行戲劇排練時遇到了阿姨,她親切地說:「剛下課啊!要早點回家休息喔!」還有一次,在我們邀請阿姨來聊天的過程中,附近的商家協助我們聯絡阿姨,離開的時候,另一位我們剛訪問完的老闆也突然出現來幫阿姨整理回收。 這天我們帶著參與今年街區演出的演員,與阿姨親自談話之後,覺得只用「大風大浪」或許不足以形容月美阿姨早年的人生波折,更多的是超乎一般人想像的傳奇色彩。但她享受著自己現在的生活,樂觀友善的人格魅力,不只讓附近的店家們信任她,願意將自家的回收物交由她處理,也讓她累積了許多人脈。 月下正美的,是她一顆熱情又善良的心。 今晚,她也會隨著月光,以自己的方式讓浮洲順利的運作下去吧!

閱讀完整內容
聽見地方|以前在街道上搭戲台就能看戲!
2024/06/07

聽見地方|以前在街道上搭戲台就能看戲!

聽見地方|以前在街道上搭戲台就能看戲!

2024.03.18 / 與歡子園福德宮 浮游的夥伴們,起初以《浮游共生計畫》的街區演出,開始了與浮洲地區的對話,期待以戲劇收存地方故事,傳唱那些屬於浮洲的共同記憶。前陣子,我們拜訪近百歲的地方耆老,希望瞭解他們過去的生活經驗,才知道我們現在所熟悉的街道,以前搭個戲台,搬個紅板凳,就是日常夜晚最好的休閒娛樂。 位於板橋浮洲的歡子園的這間福德宮,原先與歡圓宮是同一間廟,後來鐵路興建,當時居住在茉莉花巷一帶的長輩,常常在翻過鐵路前往歡圓宮參拜時發生意外,因此,民國 47 年時,便將廟一分為二,在此地興建了現今的福德宮。在福德宮落成前,已經有歌仔戲團與北管樂隊在此地演出,直到近代依然有長輩願意教授北管,而原先的戲團則已解散,戲台的位置於近年改建成活動中心。現在每天的下午,都能看見耆老們聚集在這裡喝茶、聊天,天花板上也還留有架設戲台的設計。 對他們來說,回憶彷彿昨日,一眨眼,也就過了一甲子。 聽著耆老們的分享,我們好像也隨著他們的笑容,回到了當時的時空背景。 原來,地方和劇場,搬到現代亦同,最純粹的一個眼神、一段獨白,真實的生命力就足以觸動人心。

閱讀完整內容